<rt id="qm1ja"><video id="qm1ja"><samp id="qm1ja"></samp></video></rt>

  • <sub id="qm1ja"></sub>

               最新文章
         
        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鑒堂有約 > 正文
        趙柔、劉東旭古典文體習作選
        學校網站系統   2018-05-23 17:14:15 作者: 來源: 文字大小:[][][]


        習作十首

        文學院 2015級漢語國際教育本  趙柔



        鷓鴣天·門屏探影盼歸音


        長夜深深夢不禁,一輪彎月幾人心。

        從來歲月催人老,只有相思念者吟。


        逢人問,是何今?門屏探影盼歸音。

        新肴頻替爐前繞,不見加餐淚染襟。


        蝶戀花·雨憶


        此刻雨波妝點就。

        云霧重重,荷葉猶人瘦。

        兩兩三三皆醉酒,翩翩舞舞秋風后。


        試問舊人還記否?

        當日圍爐,閑妒十年后。

        何若塵緣歸莫柩,一摞嗚咽涼初透。


        鷓鴣天·夜無眠


        昨夜獨思不忍眠,無端細雨送翩躚。

        煤油燈下伏人岸,猶憶輾轉又十年。


        天若見,也須憐,人間有夢可堪圓?

        三生石上誰能主,欲化癡泥伴青蓮。


        臨江仙·秋雨


        夜色沉沉秋意老,雨打芭蕉淺笑。

        誰舞瘦影婆娑邀。

        雨落方寸里,思緒萬千遙。


        不盡濃愁何處去,且寄晚風霄蕭。

        悵然透徹身前照。

        心若無塵事,哪管去歲叨。


        鷓鴣天·七夕


        遙寄相思一線牽。茫茫兩地阻嬋娟。

        風雨欲至蒼穹暗,新月無蹤淚水寒。


        伴燈臥,枕鴛眠。笑談七夕又年年。

        古來長恨多情事,獨戀凡塵不羨仙。


        臨江仙·感秋


        菊染三秋沉醉,格桑一朵低眉。

        梧桐新雨又霏霏。

        近窗香次第,勸我意何頹。


        念是多情作禍,閑來獨喜獨悲。

        浮生一夢又成癡。

        元知輪回苦,苦我誤輪回。


        鷓鴣天·思父


        流雁南飛數落霞,楓紅盡染笑窗花。

        峰寶山上農織夢,四野田雞卷暮沙。


        秋已鬢,負還加。養兒千里影孤劃。

        別來慈父歸期少,一語惦念可到家?


        鑒塘即景


        菡萏亭亭水面立,蜻蜓款款空中稀。

        婀娜塘畔垂楊柳,教我憑欄獨去遲。


        新舊


        一山一水一茅廬,驟雨新愁又何如。

        填草安盆今亦在,補衣語舊人無。


        重陽思親


        悲余心之不足兮,徒彌想而無彰。

        辭虛年以復課兮,獨煢煢而北行。

        父長送之黃昏兮,步彳亍于山廋。

        眷潛心之南國兮,望珍學而安重。

        登疾輪以赴路兮,途漫漫其無時。

        瞰平原之遼遼兮,志山川而難釋。

        食蔥面以干谷兮,忍麻汁而醬咸。

        登泰山以觀覽兮,風肅肅而人滿。

        聊須臾以時忘兮,心漸識其凡錯。

        立三信之改躁兮,欲遷志而去急。

        聞重陽之思鄉兮,北涕涕而交集。

        愿寄言于秋風兮,撫安康之永駐。




        習作廿首(篇、則)

        信息管理學院 2015級 劉東旭(筆名:天河何處)

        一、詩八首


        過琉璃廟


        村舍有殘垣,荒草并枯煙。

        門窗皆坍圮,瓦覆無完全。

        傴僂扶墻踱,拄杖憶從前。

        聽風皆是淚,恍惚隔百年。

        灶邊爐臺廢,曾響上梁鞭。

        田間添新冢,壟畔掛魂幡。

        孩提相嬉鬧,笑蕩晚秋千。

        人生一日夜,世夢兩坤乾。

        古今無定數,不必取機緣。

        酌與眼前人,何苦寄詩箋!

        ——2016年2月17日 下午 在去劉槐莊走親戚返家路上


        丁酉返校冬夜重臨鑒塘有懷


        重來枯葉與冰凝,菡萏別時鏡影清。

        猶念小池分夢色,詩成拂袖亂蛙鳴。

        ——2017年12月15日 晚 在德州學院鑒塘


        夏日抒懷(其一)


        獨吟驚倦鳥,知向哪邊飛?

        蟬杳桑蔭凈,風彈波影回。

        非無慷慨句,但是遣愚悲。

        煉得金簪子,明朝贈與誰?

        ——2016年6月18日 下午 在宿舍


        早春二首


        其一

        春寒到曉意重重,柳畔花初疑夢中。

        最是香絲留不住,不隨煙雨便隨風。

        ——2017年3月12日 晨 在學校


        其二

        自是新晴曉色澄,縠波煙柳動和風。

        梢頭初蕊分三月,片片深紅遜淺紅。

        ——2017年3月26日 晨 在學校


        奔喪


        生來不能卻,其去不能追。

        生者徒勞勞,死者復何悲?

        世情強作淚,兒女共聲摧。

        人嚎嗩吶起,三拜入屏帷。

        堂前怡假寐,明朝又是誰?

        跳雀啄天井,院落掩斜暉。

        遐思驚草木,殘雪沒芳菲。

        暮野燃篝火,長凝忽淚垂。

        托形寓宇內,明滅亦何為?

        此殼元非我,混沌有時歸。

        喟然傷百事,萬念仿佛微。

        ——2017年1月24日 下午 在家

        [①]二姑父不堪癌癥折磨喝藥自殺,奔喪歸來后作。


        更夜無眠讀書偶成


        掩卷三更更有傷,無眠獨坐起彷徨。

        古來多少癡情事,都落詩間淚一行。

        ——2016年8月17日 夜 在家


        無眠夜題明月詩一首


        誰憐蒼影在幽臺,斷雁聲聲鳴且哀。

        此際嫦娥應不寐,彩云簾幕次第開。

        ——2017年3月12日 夜 在學校


        丁酉夜無眠


        夢里江心月,覺來酒中詩。

        也曾懷仙佩,交甫更誰癡。

        回首青梅嗅,相逢未嫁時。

        蜂撲秋千索,索上有凝脂。

        彤管頻頻看,城隅意已失。

        無言年少事,思發日欲遲。

        參商永不見,見時差可知。

        風擺花狼藉,綠蔭子滿枝。

        ——2017年12年26日 晚 在濟南


        二、詞五首


        南鄉子


        且莫覓愁根,輾轉傷心寂寞春。

        好夢留歡不欲醒。 深深。

        淚浸薄衾酒未溫。


        燈火倦黃昏,幸有飛花未負人。

        月倚江波不必問。浮沉。

        一片癡心作了塵。

        ——2016年4月12日 晚 在德州學院


        浪淘沙·贈木落


        何處系芳舟?催送莫愁。

        哀絲不斷醒無由。

        錦瑟空彈誰與共,月倚危樓。


        隔岸對凝眸,妒煞牽牛。

        南風一夜百枝休。

        好景年年輸社燕,付了東流。

        ——2017年4月30日 下午 在宿舍


        生查子·酬寒柯次韻朱淑真


        沉淪幾何休?倦客愁常晝。

        靜女遺香囊, 夜闌人歸后。

        寶簾月似鉤,艾葉芳如舊。

        寥落古今同,但有香盈袖。

        ——2017年6月1日 晨 在學校

        [自注]丁酉年五月初六(端午假期返校次日),16級小學教育徐夢(寒柯)贈我親手縫制的香囊作為端午禮物。又次日作此篇,寫在自己設計的明信片上作為回贈。


        人月圓·嫦娥恨(次韻墨白冬日自遣)


        廣寒天外云如畫,添幾筆秋風。

        想得玉人,妝痕未染,深院調箏。


        輕紗遮面,珠簾半卷,頻蹙眉峰。

        難尋仙藥,一別萬載,君已成翁。

        ——2017年10月4日 晚 在家


        丁酉暮春雜詞


        每芳歇絮轉,便又是、暮春時節。

        楊花撲面, 游絲遍野,恁得晴飛雪。

        正十里翻飛,殘紅欲墜,看盡人間滋味。

        君應有悔,當此際,身非我有哪堪歸?

        況東風不厭,渠溝白絮已成堆!

        ——2017年4月17日 上午 在校外

        三、文兩篇


        仲永論


          “復到舅家問焉,曰‘泯然眾人矣’”,此王臨川《傷仲永》之言也。王子謂仲永泯然眾人者,“不受之人”之故也,此言差矣。愚以為仲永之“泯然眾人”,非唯“不受之人”之故,亦“不得受之人”之故也。

        古之詩人,庶民鮮矣。 或生于帝王之家,或養于官宦之后。李太白,王室之裔也;杜子美,學士之后也。屈原,楚之大夫也;曹植魏之陳王也;李璟、李煜,父子皆帝王也;蘇軾、蘇轍,兄弟皆名門也;至于韋端己、馮正中、司空圖、李易安、辛幼安、趙佶、納蘭,無不鐘鳴鼎食之家也。何哉?非庶民之智不及之也,世耕之家不習詩書,積勞之地無暇文句也。

        夫詩,暇詠也。 游萬里之河岳,餐百代之辭章 ,憫塵心于方寸,察大道于自然,以文化之自覺言“人人心中都有,人人筆下都無”者,詩人也。使勞形于阡陌,累心于紛繁,患居住,憂五谷,世以魚桑為務,家不傳詩書,此不知詩為何物,安得詩乎?

        夫仲永,世隸耕,庶民之家不以詩書傳也;父“利其然”而“不使學”,庶民之家無文化之自覺也。斯意已明矣。內不得浸染于詩書,外不得脫身于桑田。縱仲永欲從師以學,父豈由之乎?

        不受之人,罪在仲永;不得受之人,非仲永之罪也。乃知仲永之泯然眾人,非不受之人之故也,乃不得受之人之故也。

        使太白處仲永之境地,數載期年,亦必不免乎“泯然眾人”也。而今人之境地,莫非仲永之境地耶?

        2016年11月28日 晚 在宿舍


        夢園游記(夢園詩稿序)


        甲午暮春,泊舟汀亭。白鷗戲柳,金鱗跳波。

        胸臆慷慨,破壇痛飲。觴詠興然,大醉舟中。

        恍惚楊柳生煙,狂風簾卷,陡然驚坐:

        長虹臥波,下辟石徑;群鶴唳起,幻若初晴。

        余形神未定,忽聞笛聲悠揚,如波蕩耳,低回婉轉,仿佛醉夢。

        四山環繞,笛音空谷傳響,鶴聲寂然。湖紋悸動,風徐徐染也。

        情不自禁,若水月垂心;循徑前行,虹爍爍然。逾百步,回望泊舟,唯見湖心蕩霧,亭影迷離,仿佛百里外。而笛聲愈朗,亦有清流激石,鵲啼鳥鳴相和。

        余心疑甚,欲疾退。步將移,忽有粉蝶翩翩,沉香繚繞。仰頭驚賞,有牌樓聳然立于溪上,赤字清逸曰“夢園”。

        入,遠山青穆,江流環渚;桃花兩岸,碧波彈月,翠柳棲鴉,儼然淵明迷途之境也。

        然景不足以醉心,環望,欲尋笛何處。乃見江心月下,木舟凌波。有影佇于舟上,青緞羅裳,玉簪云髻,風拂而裙帶裊裊,宛然仙子。

        澄明漫澈,桃枝競放,時而輾轉躍于江流,皎月飛花,霎時仿佛失色。江水空靈,鶴聲蕩遠,雖夜而禽鳥相鳴,仿佛無聲。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舟人泊岸,息笛以詩相問。余怔而呆立,厥然不能對。

        非玉環之濃脂,而不失端莊;非黛玉之嬌嗔,而不失纖柔。目靈空玉,神澈月羽。影動初蓮,面和朝練。亭亭玉立,渾似雪中仙子,夢里佳人。空靈若水,皎潔似月。敬之退而遠觀,惟恐有所污玷。得望其背影者,閉月羞花可以休矣!

        神魂初定,笛欲復起,余茫然曰:“夢詩人宇年是也。”舟人曰:“夢園閑人,頹然舟中蟬鳴,幸勿相笑。”

        遂笛一曲,歌以想和。罷,欲以詩卷贈之,忽指尖刺痛,月碎柳搖,舟影不見。夢覺,沙鷗啄我指也。

        余迷魂不定,撥槳舟尋。日在中天,遠汀中有影依稀。疾至,背影依稀向人也。于是憑舟遠呼,“夢詩人貿然來此,覓夢園久矣!”其人顧,余大驚,乃七旬婦人也。曰:“南村老嫗,搗衣于江渚。財園,村南十里,方三千;祿園,村東二十里,方五千。福園、壽園,村西八千里,方五百。德園、心園,村北殘垣,昨日遭焚。嫗居此六十余年,未嘗聞夢園也。”遂以所遇俱言之。嫗曰:“物可以回,心不能復有也。何必求真,只貪一晌歡娛耳,本來相戲。汝在夢中,而吾非夢中人也。”潑盆水于余身,攜盆而去。

        嗚呼!世多有自沉夢中者,以為大同。至于夢醒,覺俗世陋,憤然時弊不能自已。而后與世浮沉者眾,然亦有所不與。乃自潔身諧詠,頌詩著文,意欲化世于大同。或憔心槁體,或泊舟避世,至死夢不復尋!善哉!世多污淖,固有別于幻夢。然天所以不忍滅人世者,殆有尋夢人也!

        四、論詩

        論詩兩則


        其一

        詩之極者二,一曰情,在真;一曰省,在憂。辭華而情虛者,不足以詩傳;贊盛世類,不足以詩稱。以詩稱者,必于盛世窺其伏危,指其弊垢,為省世慟人之言語。此二者,得一可以傳萬世。


        其二

        詩者,暢所發,郁所結也。樂者奏以管弦,畫者摹以神狀,文者書以辭章。蓋形各自異,而其情一也。詩評畫論,六藝可以兼及,以其道一也。

        酒筵歌畔,晴川暮野,興懷所致,息心忘返,暢發也。 若急湍略心,不詩不能止。 當是之時,束其手、收其墨,使不能詩,必樂極崩血而死也。

        道不得通,志不得酬,情不得悅,憔心槁體,郁結也。若糠草塞胸,不詩不能緩。當是之時,使不能詩,必肝腸寸斷而死也。

        作詩不可以失時, 暢發郁結,轉瞬即逝。為外物斷,后而拾之,不能會當時之意。故一旦不能詩,則永世留殘句矣。

        ——2015年12月5日 在學校



         
        孚蘭德 消防排煙風機
        人人操比人人色